优德娱乐
优德娱乐 > 武侠修真 > 天刑纪最新章节目录

关于外围赌球的法律: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利而不害 文 / 曳光

    感谢:liyou曝光、书友2599126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为何放过瑞祥,无咎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而他却知道,杀了瑞祥,固然解了一时之恨,或也跌入又一个圈套之中。难道观海子不知瑞祥的为人,难道星海宗真的会将贺州拱手相送?倘若他真的杀了瑞祥,或瑞祥杀了他,抑或是拼得两败俱伤,说不定正中观海子的下怀呢。无论生死如何,都帮着星海宗除掉一个心腹大患。而远在贺州的观海子安然无恙,卢洲的乱象如旧,那个神秘的玉神殿,依然是高高在上而令人如芒在背。

    何况瑞祥乃是飞仙,修为高强,一旦他誓死相拼,后果难以想象。尤其是韦尚刚刚渡过天劫,凡事不能不三思而后行。

    不过也正如所说,他无咎的对手,乃是玉神殿,而真相又如何呢……

    长夜过去,红日出海。

    而海边的沙滩上,却迎来一场告别。

    瑞祥已从静坐中睁开双眼,吞服了丹药,又歇息一宿,他的状况大为好转。他缓缓站起身来,炯炯双眸中闪烁着一丝异样的神采,拱手道:“我要闭关一段时日,不便远行,无兄弟,灵儿,春花道友,广山、颜理,诸位兄弟,来日再会——”

    他虽然渡过天劫,突破了飞仙境界,却法力空虚,修为全无,亟待闭关修炼,否则根基受损而后患无穷。而伙伴们还将继续赶路,彼此只得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灵儿拿出一个戒子,递给了韦尚。

    “这五色石,还有丹药、灵草,是无咎让我转交师兄,以备不时之需!”

    韦尚点了点头,道:“来日出关,贺州相会!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必!”

    无咎示意道:“灵儿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又拿出一枚图简,分说道:“师兄出关之后,不妨返回碧水山庄,我与无咎,自会寻去!”

    韦尚收下了戒子与图简,再次拱起双手。

    “无兄弟,师妹便托付给你了!还有春花道友,广山,诸位兄弟,多多保重!”

    无咎与众人也拱起双手,依依惜别。

    “来日再会——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海岛上只剩下了韦尚一人。他眺望着茫茫的大海,粗犷的面孔透着刚毅之色。他虽然不善言辞,而他却清楚记得脚下的这条路。正是一日日的坚守,一步步的坚持,师妹找到了知己,他也机缘所致而成就飞仙境界。而此去的路途,依然遥远而又艰辛。他还要帮着师妹,帮着那位无兄弟,走的更远、走得更高,去那峰巅之上,寻求更为宽广的天地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是一个清晨,又是一座海岛。

    岛上不断的有人影出现,并三五成群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乍一见,海岛的四周,依然是海水茫茫,碧浪连天,而凝神看去,可见日头升起的方向,百余里外,大山绵延,丛林茂盛,海岸无尽。

    “此番已抵达部洲,就地歇息一日,明早继续赶路——”

    拂面的海风中,传来瑞祥的话语声。他在吩咐弟子们就地歇息,又吩咐元金、元夕——

    “将阵法遮掩,以免鸟兽侵袭毁坏……”

    与之同时,有惊呼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神兽……”

    海边的空地上,聚集着另外一群人。而尚在说笑的人群中,突然冒出一头庞大的怪兽,引得元天门的弟子惊讶不已。那三、五丈的身躯,丈五的个头,遍体的黑色卷毛,铜铃般的黑白眼珠子,还有头颅上的金色独角,正是来自星海宗的镇殿神兽。

    而神獬沉睡多日,乍然醒来,便置身在众目睽睽之下,吓得它原地转圈、毛发抖动,只想着就此远遁而去。

    “卷毛……”

    熟悉的呼唤声,熟悉的笑容,使得暴躁的卷毛神獬,瞬间安定下来。而又一声呼唤声响起,它不禁有些疑惑,黑白眼珠子一阵转动。

    “卷毛……”

    “灵儿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坐在一块石头上,左右站着广山、颜理等十二位月族的兄弟。如今危机远去,再次朝夕相处,彼此的脸上皆浮现着轻松的笑容。便是韦春花也是精神焕发,却又一脸好奇,拉扯着灵儿,与她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灵儿与韦春花头示意,转而默念几句口诀,然后走向神獬,继续呼唤道:“卷毛,我是冰灵儿,是无咎的家人,也是你的家人……”

    神獬歪着大脑袋,神色疑惑。

    与它看来,那是一位女子,应该并无恶意。

    不过,它听懂了对方的咒语,那是血脉传承的印记,一种来自远古族群的呼唤。而那女子,似乎很和善,她是无咎的家人,便也是卷毛的家人?

    灵儿缓缓止步,她娇小的身子,在庞大的神兽面前,显得更加瘦小。她却欣欣然抬起头来,伸出她精致如玉的小手。

    神獬稍作迟疑,低下头来。

    “卷毛,我与无咎,乃是你的家人,我与无咎的伙伴,也是你的伙伴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话语轻柔,伸手轻轻抚摸着神獬的独角,旋即又摸出一把灵石,塞入它的口中,亲昵道:“从此以后,我不许你孤单,也不容人伤害你……”

    神獬咀嚼着灵石,渐趋安定,也渐渐放松,旋即脑袋抵着灵儿往上一甩,灵儿翻身落在它的背上。

    “嘻嘻,卷毛乖哦——”

    灵儿坐着稳当,出声夸赞。神獬的后背,宽厚柔软。她欣然一笑,又道:“无咎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见她与神獬亲近,也不禁颇感欣慰,又神色迟疑,却还是屈指弹出一滴精血。

    灵儿拂袖卷过精血,也从指尖弹出精血,彼此融为一体,加持了法诀咒语,然后被她轻轻拍入神獬的头颅之中。神獬并未反抗,只是稍作诧异,随即摇晃着大脑袋,似乎与她更加亲昵。

    无咎却道:“是否欠妥……”

    “借助万兽诀,加持精血印记,从此以后的卷毛,仅听从你我的召唤。此举虽然欠妥,却也避免卷毛受人蛊惑而遭遇不测!”

    灵儿如此分说,又提醒道:“普天之下,并非只有你我懂得万兽诀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有道理!”

    无咎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万兽诀,并非仙门所有,而是来自神洲的一个古老部落。正是因为这篇法诀中的咒语,让他取得了神獬的信任。而他并无私心杂念,也没想过将神獬据为己有。如今却被灵儿加以精血祭炼,也使得神獬的生死安危与二人休戚相关。

    “嘻嘻,听说你会飞呢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伸手拍打着神獬的卷毛,话音未落,平地卷起一阵旋风,转眼间人兽已双双失去了踪影!

    “哈哈,真乃神兽也!”

    广山与兄弟们抚掌大乐,纷纷坐在海边的礁石上,各自抓出酒坛,招呼道:“先生,同饮——”

    吹着海风饮酒,很惬意。

    无咎却含笑摇头,手中多了两块晶石。兄弟们见他忙于修炼,也不打扰。而他正想着吐纳调息片刻,韦春花在他的身旁坐下。

    “唉,我听灵儿说了,那头神獬也是不易,为免圣殿囚禁之苦,不得不躲在星海境长达数千年之久,如今得到你二人的庇护,也算是缘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春花姐,你有所不知,卷毛厉害着呢,便是观海子也奈何不了它,唯独胆小机敏,谁说不是它的一个长处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神兽通灵,且善待于它!”

    “我无暇管它,灵儿倒是欢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正在说话,瑞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倘若芸芸众生,皆如你我这般,放下恩怨,和睦相处,便也合乎了天道之说,利而不害,为而不争,呵呵!”

    这位元天门的门主,飞仙的高人,踱着方步,手拈长须,耷拉着眼皮,言谈举止间气度超然,便如同一位看破红尘的睿智长者,面对着茫茫海水,与那高远的苍穹,独自在感悟天地、悲悯苍生。

    无咎皱了皱眉头,起身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弟,何必见外呢?”

    瑞祥责怪一声,伸手道:“海岛的风景不错,而从明日起,再难看到,且边走边再说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咧咧嘴角,奔着海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瑞门主,将你所知道的天书,与金吒峰的阵法,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“什么天书……”

    瑞祥好像是没听懂,回头一瞥。

    无咎竟然停下脚步,脸色转冷。

    瑞祥顿作恍然状,摆手笑道:“呵呵,那不过是一篇经文罢了,据说有断定天运之奇,便也以讹传讹,姑且称之为天书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脸色缓和下来,随后而行。

    “哦,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篇经文?”

    “我也只是从观海子的口中,有所耳闻……”

    “观海子知晓那篇经文?”

    “他又怎会知晓玉神殿的隐秘。不过,玉神殿的玉真人,曾与他暗中会面,事后听他提起,玉神殿的玉神尊者,有篇预测天运灾祸的经文,堪称天书……”

    “玉真人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亲眼所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观海子勾结玉神殿……”

    “谈不上勾结,投诚效忠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星云宗的苦云子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当年的部洲之行,苦云子与夫道子闹翻了,而夫道子却指责他不服管教,使得他更加的愤怒。而得罪了玉神殿后果,可想而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于是观海子,借机投诚?”

    “顺势而为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于是你串通观海子,将我卖了?”

    “否则的话,如何取信玉神殿?”

    “哈,如此的理所当然?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屁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与瑞祥,在海边并肩而行,并一边叙话,一边欣赏着海岛的景色。

    而走了没多远,有人瞪眼叫嚷起来。

    瑞祥从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,此时也是颇为无奈,只得举手致歉,道:“既然老弟不喜,过往的旧事不提也罢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却紧逼不放,质问道:“岂能不提呢,且将你与观海子的勾当,还有金吒峰的阵法,一五一十说来——”

    ;

    泡泡优德娱乐网:www.steppinstoneshop.com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全文阅读|加入书架书签 |推荐本书|打开书架|返回书目